(p´・∀・)乂(・∀・`q)

關於部落格
寢栗本命( ´ω`〃)歡迎搭訕加噗噢(´・ω・)
  • 180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  赤黑して  束縛  (赤司征十郎X黑子哲也) 上

※R18,不適者請右上角叉叉或上一頁。 ※嚇死人第一篇赤黑就R18真的可以嗎www(你問自己#) ※下才有R18喔w(ㄍ)※ 那時候的事情,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你要退出籃球部?」看向沉默遞送退部申請單的 黑子哲也,依舊保持若無其事的態度。 「哲也?」輕輕一笑,這讓黑子頓時倍感不安,雖然 外在看不出任何端倪,事實上已是顯見得不滿意。 「赤司君,你都懂的,現在和以往不同,已經不是 當初打得籃球了,請你批准。」儘管不曉得說出這番 話的後果究竟是如何,但該講的仍然還是要講。 聞言,轉變成赤司不語,維持了一段不短的時間。 「…你不怕我讓你出不了這間教室?」 聽了這番話的當下,雙手老早被扣在牆上,頸部感受到 銳利冰冷的物體緩慢向周圍移動,勾勒出並不深入的傷痕, 微量鮮血直流,清晰的令他瞪直了雙眸,冷汗接連 滑落背部,一切都是如此地使他恐懼、害怕。 「赤司君…拜託你…」用著微微顫抖的語氣央求,就算 沒有任何用處可尋。再度陷入沉思,緩緩移開限制住 黑子的手,嘆了口氣,快速簽下自己的名字。 「你走吧。」因為是背對,因此不知道他臉上的表情。 「再見了,赤司君。」輕聲說著,並加上90°敬禮,轉身 ,隨後快速關上門,靠在門口外,任由身體滑落在地。 赤司征十郎抿起好看的薄唇,不輕不重對牆打了一下,雖 然不重,但聽在黑子哲也的心中是如此的響徹雲霄,一滴 清澈的淚珠自臉龐滑過,這是兩人在國中時代最後一次 的對話,永難忘懷。 ※ 猛然睜開雙眼,起身喘息著。 真是久沒做這夢了呢…自從和火神君打籃球後? 他無法思考。 儘管剛才只是夢境,但卻是真實的有如不久前才剛經歷 過一般,伸手頸部摸去,並沒有摸到任何一到傷痕,闔 閉雙眼,深深吸了口氣,邊吐氣邊以緩慢的速度張開, 起身,看著時鐘好一陣子,該準備起床了,儘管是在悠 閒自在的假期,應有的生活常規還是十分重要的,便走進 浴室梳洗。 ※ 不疾不徐的電鈴聲響起,一面走向玄關一面思考著可能 來訪的名單,但始終沒有一個可值得參考的答案,對於 今天行程上的安排,簡單來說,其實根本沒有這一回事, 原本黑子只打算虛度光陰,看來只好延後幾天了。 輕巧轉動大門,映入眼內的是一名紅髮少年,這讓黑子 平淡的表情增添一絲訝異,和無法理解,明明距離這麼 遙遠不是嗎?「看呆了?」淺笑,妖媚雙瞳閃爍幾分趣 味性,就如惡魔降臨般,事實上,的確是,沒有任何人 比他適合用這詞。 「的確有一些,畢竟十分稀客呢。」由於兩人並不常聊 絡,不由得讓人有些好奇赤司的目的究竟是何在,畢竟 能讓他親自登堂入室實在不容易。 儘管不知他的想法,但,不管是基於是以前的隊友或是 朋友來說,都已經專程來到自家門口,還是先邀請進家裡 再說。 「赤司君先請進吧,有甚麼話慢慢說。」將門更加敞開 些,退開幾步,打開身旁的櫃子,拿出待客用的拖鞋擺放 整齊放在赤司的面前。 並沒言語,只是給予淡淡一笑,視若無睹般看也不看地上 一眼,逕自走入。微微一愣,還是跟以前一樣呢。 稍微思考下一步動作,便走向廚房。 ※ 「赤司君來找我有甚麼事情嗎?」將剛砌好不久的熱茶水 放到他正前方,並面像赤司坐下。 輕輕一笑,不發一語,如蛇般勾引人心的雙眼直直看向黑子 ,行成兩人相互對看的微妙場景,淡色眼眸毫無準備得 對上,那瞬間閃過一絲驚慌,接著又快速消逝,留下平時的 淡然。 猜不透。 這是每當和赤司征十郎交流過後他的想法。 情緒總是喜怒無常,臉上所呈現出的笑容沒有任何一人敢 篤定裡面含有的真實性究竟有多少,至於那一雙像是能看穿 一切的雙瞳,那更是不用多說,如果硬要找詞來形容,那 應該只能說是無解,儘管黑子和他曾經同校相處三年,依舊 不盡然能完全理解。 「難道一定要有事才能來找你?」有些飄渺的思緒因他的答覆 而集中,隨口回應了一句。 「我並沒有那麼說。」 「映像中哲也是喜歡喝那家速食店的香草奶昔?」未說完的話 題被強制中斷,和赤司說話一向是如此,只能按照、配合他, 不管是哪方面。 「是的,沒想到你還記的呢。」經由桌面傳遞,接收到再熟悉 不過的飲品,將嘴唇湊近,咬住吸管頂端部分,使它呈現不怎 麼自然的90˚彎曲,甜蜜滑順的香草味佔據口內,一口接著 一口,樂此不疲,臉上的表情因而變得溫和,不再是面無表情。 「果然只有這個能讓你放鬆呢。」手撐著頭悠閒的注視著黑子, 眼尾餘光瞥向距離不遠的矮櫃,突然間,意義深長得輕笑,起 身,走到櫃子的面前,以手指輕觸。 那是兩人國中時期依然還存在籃球部的全員合照,拍照的時間 點應該是他們拿下總冠軍,在裡面不果是誰面容上無不帶著笑 顏,那時強盛的程度到被外界人士尊稱為『奇蹟的世代』。 那麼,現在呢?還不是各居到不同的名校,呵,想想還真是諷 刺呢。當初勤奮的練習,來到現今,也不知目的究竟是何在, 事實上,就算現在了解那又有甚麼意義一一 一點也沒有。 「不覺得當時得我們像是笨蛋一樣嗎?到現在還不分隔各地。」 赤司輕聲說著,雖然如此,卻帶給他一種說不上來的寒意。 「並不會的,就算如此,至少也因此認是赤司君和青峰君他們 不是嗎?」 聞言,赤司微微一愣,淡笑。「也對。」眼簾微垂下,低頭 那一刻美眸出現一絲失落,但當抬起頭時,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吶,哲也,我餓了。」突如其來的要求,讓黑子覺得有幾分 莫名,也不知何時赤司已站在身旁。 「那請稍微等我一下子,我下樓去拿點吃的。」 轉身,卻發現手臂被人拉扯住不能動彈。 「不用了,面前不就有?」黑子還未意識到話內的含意, 嘴唇上就感覺到一股溫熱,從未感受過的觸感令他驚恐得不知 該如何是好,但,這種感覺他並不感到厭惡。 「討厭嗎?」聞言,黑子搖了搖頭。 「那把眼睛閉上。」疑惑的眨眨眼,雖然如此,還是毫不猶豫的 將雙眼閉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