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乂(・∀・`q)

關於部落格
寢栗本命( ´ω`〃)歡迎搭訕加噗噢(´・ω・)
  • 180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之鑰】 星夜 (月退X范統)

※ 陽光照進房間內,令人感覺十分溫暖,不過在炎熱的夏天倒是感覺有些悶熱。 但是它卻絲毫不影響在內熟睡的人兒。如羽翼般的睫毛輕輕微顫, 額頭上有著一層薄汗,嘴邊輕喃著夢語。 如果有猜到,我們可憐的范同學在度和暉侍在玩過河遊戲。 「慢著!到底爲什麼又要我過河?請不要製造別人的困擾好嗎!!!」 「范統不是說好要過河了嗎?像我這樣的美少年不會有任何困擾的, 請你安息吧。」 完全無法溝通……范統打從真正認識暉侍後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感嘆, 無奈的他只希望可以盡快天亮離開這場夢。 這時早已起床的月退正剛從浴室梳洗完出來。 「欸?」月退有點好笑的看著范統的睡姿, 喔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是睡大字形呵呵呵。 月退踏著輕聲的腳步聲來到范統的身邊。 緩緩的坐上床,他那雙天空藍的眼眸專注的看著熟睡的人兒, 似乎在回想他們共同擁有過的回憶。 他來到夜止的第一個朋友是范統。 當他的秘密曝光時,繼續當他的朋友也是范統。 當他不會寫毛筆時,也是范統一筆一畫花時間教導他的。 當他重回少帝的王位,范統也依然在他的身邊陪伴著。 不管什麼時候……他總是默默的在他身邊, 也許他會有勇氣面對過去的一切,說不定也是范統的功勞吧? 月退想到這不禁輕笑一番。 「唔……」輕吟聲聽的岀來聲音的主人的痛苦。 「恩?范統你醒了嗎?」月退俊美的臉充滿擔憂緩慢靠近范統, 手輕搖著依舊沉睡的范統,同時也因為身體傾向他正好聽到范統的夢語, 「別…暉侍雅梅碟…」 瞬間月退的表情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 那就是囧。 那時因為看到范統聽到伊耶跟雅梅碟的名字時露出的表情像在說, 「這個名字怎麼這麼微妙?」 「我一定要理你嗎?」 等等奇妙的表情,好奇心作祟之下就追問一下意思。 ……慢著我現在真的好後悔……其實我並不會很在意的…… 不,我非常在意,真的。 因為月退手剛才輕搖的關係,飽受艱辛的范同學終於有清醒的跡象, 又由於月退剛剛打擊有一點大的關係,所以他的手的動作並沒有停止 而是持續進行。 此時,范統緩緩的睜開雙眼,映入眼中的是帶著幾分困擾的表情 幾乎是快親密接觸的月退 「……」 范統眨眨眼無言的望著眼前 走神的美少年,希望可以回神過來發現他的存在。 這到底是什麼情形啊?!爲什麼月退的表情會這麼微妙? 喔喔喔難道我又做了什麼事了嗎? 阿哈哈為什麼我會有這種自己又犯賤的想法? 果然做人太失敗了嗎? 呵呵呵現在的心情真微妙,……在自己的心理 這樣說自己真的可以嗎? 在范統演內心戲的同時,房門被推開了。 「你們這是什麼姿勢?」硃砂冷冷的瞪著兩人有些曖昧的姿勢, 接著開始對范統投射鄙視的眼光。 「……」這位人妖請要直接認定是我幹的好事可以嗎? 還有月退你快點回神解釋一下好嗎? 我被瞪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范統覺得房間裡面的溫度有下降的趨向,趕緊推了一下月退, 希望他可以減緩這樣的情形。 「咦?」月退猛然回神看了看范統,在往旁邊看見表情有點可怕硃砂, 他才發覺情況似乎有一點不妙。 「所以你們兩個要繼續維持這個姿勢?」 硃砂的眼神和表情已經冷到最低點了。 月退快速的爬起,牽住范統的手就往外跑。 欸?范統心中雖然有疑惑,可是他也不想繼續待在房間跟硃砂乾瞪眼, 所以並沒有說什麼。 跑了一陣子之後,月退終於停下腳步,往後衝著范統一個微笑, 然後說︰「終於得救了。」 你等等!我門現在會這樣不就是因為你嘛? 還有快點解釋為什麼你會在我床上! 「月退你為什麼不會在我床上?」,不會在我床上是什麼鬼? 難道他睡在我床上才正常嗎?! 月退的笑容明顯的僵了一下,眼神飄移顯示出他的慌張, 「今天天氣真好,范統我們去逛逛好嗎?」 月退快步的向前走。 爲什麼這句話聽起來蠻熟悉的?給我慢著! 這根本就是音侍大人的口頭禪啊! 還有給我一個可以反駁的機會啦渾蛋!!! 喂!月退你等等我阿— 兩人有說有笑的在街上散歩著。隨著時間的變化, 現在已經是黃昏快接近黑夜了。 因為擔心獨自留在房間裡面的硃砂又以為是他帶壞月退的, 同時也因為走了一整天路的關係,所以有一些疲倦。 范統向身旁的月退說道:「我們回去吧」 喔喔這次說對了……可是關鍵的時候都會錯,那現在 這個到底是? 范統無力的再次抱怨幾句,月退停下腳步用著帶有幾分興致 的表情問道:「范統,可以在陪我去一個地方嘛?」 范統雖然有些疲累,可是又不希望看見月退失望, 便點頭答應了。 隨著腳步移動,景色是感覺越來越熟悉,但這是哪? 夜色漆黑,映入眼中的是滿天的星斗。 星光閃爍,有如淚光般在夜空高照。 微風輕拂,清新的青草香味進入鼻腔內。 這裡的一切是那麼的令人眷戀。 「范統,你還記得這個地方嗎?」,月退仰起嘴角輕輕的詢問著范統, 同時手輕握著范統的手緩緩的與他一起坐上草坡上。 有些恍神的范統這時才注意到月退的問題然後回答, 「記得阿,之前新年時曾經跟珞侍他們來過。」 喔好感動喔,詛咒沒有破壞氣氛。 月退輕笑著點點頭。 「范統,你知道嗎?這裡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地方。」 「因為大家曾經在這邊相聚過。」,月退表情變得十分得柔和, 雖然說平常他的表情也是這個樣子,可是這次比較特殊。 輕柔得月光撒在他身上,令人有種他是天使的錯覺。 覺得他可以隨時張開羽翼飛翔至天際。 月退緩緩的訴說著他們一起共同有的回憶, 在一旁的范統也專注的聽著。 許多回憶全浮上腦海中, 像是大家一起玩交換禮物的遊戲。 和珞侍.月退一起吃吃飯聊天。 聽著壁柔和音侍大人肉麻的話語。 ……等等這個不算,當我沒說……。 不管是好的回憶還是壞的回憶… 他們也都一同經歷過了, 過程中有歡笑,有痛苦,甚至是憤怒。 雖然現在要回到過去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不過至少他們曾經擁有過。 因為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慢慢的范統和月退的姿勢也從坐著,轉變而成躺著。 仰望整片星空,似乎可以給人帶來無窮的希望一樣。 此時月退輕聲的開口:「范統,我送你一份禮物好嗎?」 「嗯。」范統應了一聲,心想不拿白不拿,所以何必浪費呢? 月退微笑了,他緩緩的開口。 『像一個孩子賴在你懷裡 願二十四小時形影不離 兩個人的悄悄話 一輩子說不煩聽不膩 仰頭看你微笑瞇起眼睛 溫柔的好像愛情的詩句』 瞬間,月退響徹雲霄的歌聲傳遍整個草原。 歌聲十分柔和卻帶有相當濃厚感情, 非常有渲染力。 范統因為歌聲而微微愣住, 因為他從沒聽過有人可以唱的如此動人心弦。 接著他雙眼輕閉,享受著歌聲。 『我~非常愛你 非常確定 你像情人 又像知己 多麼幸運能遇見你 是上天賜給我的福氣 那種開心 那種窩心 那種安心 幸福很難 我相信 只要我們夠努力 沿途搖呀晃呀也都是美景』 月退輕聲的開口頭也隨著身體一起轉過去說: 「范統,因為你所以我才有勇氣面對一切,你能讓我永遠守護在你的身邊嗎?」 月退微微愣住看著范統,似乎因為過於舒適的關係, 范統維持剛才躺著的姿勢睡著了。 月退見此輕笑一會兒。 這時流星劃破天際, 他趕緊許了個願。 其實他本身也是不太相信許願這種事情, 不過他今天卻覺得好似真的有成真。 他微微笑著的看著身邊的人, 隨即溫柔的吻落在范統的唇上。 「希望可以維持這一瞬間直到永恆。」 THE END 後記: 以前寫的後記不忍說的可怕所以我刪掉了w(欸) 嘛,總之就是腿送給桶子的禮物這樣ˊˇˋ(哪樣) 千草桶wwwwwwwww(到底) 歌是梁文音的情人知己(望) 大家有時間可以去聽一下這樣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RNpQqhxBb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