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乂(・∀・`q)

關於部落格
寢栗本命( ´ω`〃)歡迎搭訕加噗噢(´・ω・)
  • 180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之鑰】 微笑(暉侍x范統)中

第二回   所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唉,這個跟我有什麼關係?』一一范統 『……。』一一暉侍 『……果然范統就是飯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嗎?』一一珞侍 『為什麼珞侍你在這裡!』一一范統 ※ 接連幾天,范統都在醫院靜靜的修養,後期身體狀況 因為有好轉,所以就出院回家去了。 唔,如果在醫院多躺幾天的話,骨頭一定會散掉。 范統一邊伸個懶腰,一邊以緩慢的速度走向沙發,接著 一屁股的坐下去,發出舒服的呻吟聲,隨手拿起身邊的遙控器,打開 許久沒看的電視。 『范統,這是什麼阿?』 暉侍微帶著好奇的聲音發問。 「嗯?這個是電視機,可以知道最新的消息,是可以讓人 忙翻天的最佳選擇。」 吶,看電視為什麼會忙翻天? 是因為搶遙控器,還是有太多有太多節目要看? 我說啊,這樣究竟意義何在? 『喔?原來這麼方便啊。』 暉侍選擇忽略最後一句話,似乎是覺得太過於麻煩。 喂,沒禮貌!直接忽略過是怎樣? 不過貌似比當路人連理都不理好? 啊哈哈哈,我真是一個命苦的美少年。 ……,只是單純想模仿一下,別在意。 啊?什麼叫想別在意也不行—— 暉侍勾起嘴角輕輕的微笑,對他來說范統像是 無助的小動物般的可愛,雖然可愛這個詞用在男生上感覺 蠻奇怪,但是他覺得這詞用在范統身上還挺適合的。 總是眨著他那雙紫色眼眸,喜怒哀樂總是容易表現在表情上。 暉侍想到這就輕哼著歌,心情變得十分好。 眼角餘光看見范統書桌上有一本書,從書本上雄厚的灰塵 上來看,它已經許久沒動過了。 『范統,桌上的那本是什麼?』 「那本不是我以前的英文書。」 范統漠然的望著它,他這反應不是針對誰,而是因為 他對這方面的能力非常弱。 對他來說這些都是痛苦的回憶,可以的話他挺想燒書。 『我可以學嗎?范統你可以教我嗎?』 唉,我說你真的找錯人了,說不定你自己學都比我強,為什麼 我又要貶低我自己,這是什麼悲哀的世界? 『可以嗎?拜託啦,你人最好了范統。』 聽到這句話的同時,臉上很明顯的抽了一下,推測應該是覺得 一個大男人居然還用撒嬌的口氣說話。 「……,好啦!你給我張嘴就好了。」 張嘴要幹嗎?是要餵食還是?……,等等這樣根本不對吧渾蛋! 范統突然有種想打自己巴掌的衝動。 喔!!!好痛、好痛…… 『……范統,你到底在?』 暉侍有些無言的看著一個笨蛋,抬手打了自己,雖然 他覺得他這樣挺可愛的。 「唔……快點理我,話說我要怎麼教?」 總覺得說快點理我有一點不要臉? 不過,重點都沒有錯,所以不要在意呵呵呵。 『啊,我自有我的方法,就不用擔心了。』 這到底有什麼好擔心的?要擔心也不是我擔心吧? 相信他這樣是可以的嗎? 范統嘆了一口氣,出門去買便當。 在回家的路上,他經過一個過去經常去的河堤,情不自禁地緩緩坐下來。 已到黃昏時刻,一切場景都是如此熟悉,彷彿回到過去。 橘紅色的夕陽漸漸的落下,夕陽相對映著澄清的河水,別有一般風味。 俗話說:「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他常常用這句話來勉勵自己,所以他才可以以微笑面對嶄新的一天。 范統仰起嘴角,起身,拍掉身上的塵土,準備回家。 月高星照,夜風陣陣吹拂,令人感覺十分的舒服。 此時的范統正要準備休息,躺在柔軟的床上,但卻沒辦法成功入睡。 雙手枕著頭,眼底裡是無法言語的思,是的,今晚的感覺又讓他想念起他們。 他不禁搖頭嘆氣,因為他明明已經決定要忘記這一切,但是內心卻又對這些記憶 感到眷戀,他的心情是這麼的矛盾。 淚水從眼角泛出,眼淚卻倔強的停留在眼眶。 輕輕搖著頭,像是希望不要在多想了。 拉好蓋身子的被子,轉身進入夢鄉。 ※ 唔……怎麼突然覺得身體好溫暖? 好舒服……。 范統緩緩睜開眼,發覺他又來到了這個岸邊,而且被人緊緊地擁抱著。 『范統你真傻呢……你並不孤單喔,我還在你身邊阿。』 暉侍充滿磁性的嗓音在范統的耳邊響起,溫熱的氣息吐在耳邊使身體的溫度 快速升高,臉頰變得如蘋果般紅潤。 「暉侍……」 嘴裡輕輕地唸出他的名字,懷抱的溫度讓他覺得十分溫暖,從他身上   淡淡的香味使他安心,范統不禁加深這個懷抱。 『可以把不開心的事都告訴我喔,反正我也沒辦法告訴其他人不是嗎?』 暉侍的輕笑聲引來范統的心跳加速,臉紅得好像要滴血似的。 「謝謝你……」 范統很希望現在有一個洞,可以讓他像鴕鳥一樣躲起來。 『呵呵,不用跟我客氣喔親愛的范統。』 暉侍捧起他的小臉,輕輕的親了一下紅潤的臉頰,帶著開心的笑顏揉著他 柔軟的頭髮。 『那,我們現在開始上英文課吧。』 ……欸?這根本跳痛了吧你!!! 「你等等!!!為什麼你可以變出跟我桌上一樣的書!怎麼做到的!!!給我 說清楚!現在馬上立刻!」 他反應會那那麼大也不由得他了,實在是因為太神奇了,那本書真的 是一模一樣,他是根本不可能帶進這裡的。 『阿,就是如此這般如此這般這個樣子。』 「你夠了!到底是哪般跟哪般快給我說!不要敷衍我!」 『唉,范統逼問別人這樣是不好的行為喔。』 「這到底……」 范統有種無力的回應,他知道說在多暉侍也聽不進去。 『嗯,阿,那我們開始吧。』 暉侍對范統微微一笑,手跟著翻開書本第一頁。 『范統,It's nice to meet you是甚麼意思阿?』 「……很高興遇到你這塊肉吧……NOOOOO!你問我真的是錯誤阿阿阿 阿一一」 暉侍有些無言地望著書上的正解,不死心的繼續問。 『那……Oh~My God 呢?』 「阿……應該是喔我的狗……吧?」 『……范統,你大學是怎麼畢業的?這是國小六年級的課本耶…。』 喔,我就說過你老子我英文就他媽的爛了阿! 從國小開始英文就考不及格……要不是我尊敬(賄賂)那些老師,說不定 現在還在留級……。 『……那我還是自己讀好了。』 你一開始有這種想法不就好了嘛! 給我教你的英文會死得很慘呵呵呵。 『…這個嘛,人都會有比較弱的一方面,既然這樣就不必多說了。』 沒禮貌!最後一句話給消音!!! (接著聽說過了一個小時)(?) 『阿,范統這本裡的東西我都懂了,既然你不會那我就大發慈悲來教你吧。』 有沒有這麼誇張!為什麼我從小學時期到現在我還是搞不懂? 這就是所謂笨蛋和天才的差別嗎!為什麼!!! Whyyyyyyyyyyy!!!! 還有沒有教過你,要做某件事情前要先徵求那個人的同意嗎? 說過了不要擅自決定沒聽懂嗎? 『唉,范統不要害羞嘛,我知道你是那種內羞外向的人,還有你真是愛抱怨呢, 來翻開課本第一頁。』 內羞外向究竟是什麼?!這句為什麼我根本沒聽過! 喂!不要因為我沒伸手去翻就自己翻啊!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暉侍努力的教導范統英文,詭異的是,他從 第一句開始就不會,不管暉侍怎麼教,范統還是搞不懂,最後 再嘆氣中結束這堂英文課。 ※  暉侍事後補述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一下,這篇不是以范統的視角來寫的嘛? 那為什麼補述變成我來寫?原來要讓誰寫可以看作者心情嗎? 唉,哪招阿你……。 那麼切回主題。 范統那笨蛋居然有心事都往心裡埋,他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意識到他並不孤單? 看到他這樣心上好像多了塊大石頭一樣,感覺真差。 今天他出現在我的面前,滿臉淚痕,又似乎做了惡夢看起來睡的不怎麼安穩,就 情不自禁的抱緊他。 輕撫過他那柔順的頭髮,嘴邊邊說著:「沒事了,有我在。」 他才看起來情緒平穩許多,嘴角浮現淺淺的微笑。 當下他的反應讓我挺開心的,覺得他真是可愛。 他醒來發現被我抱緊他有些呆滯,讓我忍不住輕笑了起來,後來他的 臉上開始出現了紅暈讓我看了微微發愣,因為那表情十分誘人。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真的搞不懂為什麼范統的英文程度會那麼差? What are you doing這句真的那麼難嗎? 唉,真是被他打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