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乂(・∀・`q)

關於部落格
寢栗本命( ´ω`〃)歡迎搭訕加噗噢(´・ω・)
  • 180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之鑰】 微笑(暉侍x范統)下

第三回    夏日慶典 『甚麼時候有這回事?為什麼我都不知道?』一一范統 『果然我們的命運都交付在作者的手上嗎?唉。』一一暉侍 ※ 時光流逝,一眨眼的時間就過了一個月,范統也越來越習慣和暉侍 相處,也越來越對他產生依賴感,只恐怕他本人沒甚麼感覺吧? 不管是三餐還是打掃、洗衣等小事呼暉侍都能一手包辦,雖然是經由 他的身體所完成的就是了。 『吶,范統你有去過廟會的慶典嗎?』 暉侍邊說著邊將遊戲程式的最後幾個字母打上去,儲存完並且準備關機。 「嗯?問這個要做什麼?」 范統半瞇著眼玩著身旁的青草,不怎麼經意的回答。 每當他獨自一人待在河岸邊時,他總是在想暉侍到底是怎麼度過 在這的日子,原因在於這個地方不但什麼都沒有,也沒有半個人。 這裡的一切都讓人感到十分孤寂,但是這裡卻是暉侍每天長時間待的地方。 他想他的那種心情應該是自己永遠沒辦法體會的。 『不要問那麼多嘛,回答我就是了。』 「這到底…阿,算了。我以前常常去。」 在以前小時候,爸爸媽媽常常帶著我去參加大大小小的活動,最令我懷念 的應該就是慶典了吧? 記憶中總是有許多不同的攤位,爸爸總是牽著我的手帶我遊玩五花八門 的遊戲,媽媽總是在身後輕笑著說「走慢一點,小心跌倒。」,過程中 充滿著歡笑,但後來爸爸媽媽都雙雙過世,就再也沒有人向我提過這件事了。 曾經也有想過要不要自己去,但是自己去又有甚麼意思呢? 隨著慢慢地長大懂事,也就逐漸淡忘它了。 現在想起還真讓人懷念呢。 范統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但這抹微笑令人感到有些憂傷。 『是嗎?』暉侍淡淡的回答。 「倒是你突然提起做什麼?」 『沒什麼。』 說完這句話暉侍便將身體還給范統,後來不管他怎麼呼喊也都不理睬,他也就 去做自己的事了。 ※ 黑夜再度降臨,在炎熱的夏日裡吹起清涼的微風。 不禁讓范統睡意大增,眼皮沉重許多。 不知是在夢境中還是在現實,他似乎聽見某一個人在呼喚他,接著他感覺到 他的唇被覆蓋住,溫熱的觸感令他感到十分的溫暖,隨即那溫暖緩慢的離開,過 不久又再度吻上,靈活的舌鑽入口中,輕輕的撬開他的貝齒與之糾纏,銷魂 的吻讓他神智更加迷茫,感覺身處於夢境中。 他輕啃著他的唇瓣,酥麻的感覺湧上身,令他不自覺呻吟,媚惑的叫聲 引人遐想。 不知經過多的時間,終於結束這次的纏綿,范統睜開眼,映入眼裡的是 一張俊美的臉正帶著一絲壞笑看著他。 『呵呵,以後我都要用這種方式叫醒你嗎?親愛的范統。』 熟悉的聲音響起,范統睜大眼看著他,因為按照常理來說他是不可能出現在這的。 「暉侍?!你怎麼進來的啊?還有你為什麼要正大光明的吻我?」 先不管前面那段反話,後面那是怎麼回事? 偷親就可以的意思嗎? 這根本完全錯了好嗎!!! 還有你為什麼可以出來? 唉,不要跟我說因為現在是鬼月,這樣我晚上會睡不著阿渾蛋! 『阿哈哈,這種細節就不要太在意了,倒是你快一點換好衣服,我們準備要出門 囉。』 「我跟你說真的,我真的很在意,非常在意,不准忽略我我跟你說! 我怎麼沒聽說今天要出門?還有我根本沒答應你這位先生!!!」 『喔,就如此這般如此這般,好了快去換衣服吧,我已經把他放在裡面了。』 「一一一!就說別敷衍了事了!!!你是聽得懂人話是不是?」 前面那一整段都對還想說這次詛咒不想鬧我,結果後面出現了一句廢話是怎樣? 不然我問你,誰聽不懂人話? 嗯? 『阿,時間快到了呢,范統你快去換吧,我會進去檢查的喔。』 語畢,便將范統推向房間內。 去你的!話說剛剛說的話我收回,面前就有一個聽不懂人話的。 我說你檢查個屁阿! 一個男人有甚麼好看的!要看就看女的…… 我的思想果然是歪的……ˊ_ゝˋ(表情到底#) (作者表示:就是男的才好看阿w)(別出來攪局好嗎) 等等!!!這不是和服嗎? 天殺的誰要穿這個!!! 而且還是粉紅色的! 可惡居然得寸進尺,老子才不穿! 『不要懷疑那是要給你穿的,還有你不穿我就進去幫你穿囉。』 「……暉侍,你是不是我喉嚨裡的蝴蝶,我不穿就是了。」 根本沒有人聽得懂我再說甚麼好嗎! 我是說「肚子裡的蛔蟲」!!! 肚子的相反詞究竟為什麼是喉嚨? 蛔蟲是因為結蛹所以才變成蝴蝶? 唉,為什麼我要思考這些無意義的問題? 可惡我不玩了啦! 翻個白眼,望向那件讓他煩惱的和服,探口氣開始著衣。 在門外的暉侍靠著牆壁輕哼著歌等待房間內的人,過了一回兒,他便開口問道: 『范統,你換好了嗎?我要進去囉。』 不等內部的人回應,他就伸手轉門把。 「欸?等一下!!!」 在房間內的人慌張的回答,雖然他有出聲請他等候,但是那人已經 打開門進入房間內。 映入眼底的范統有些手忙腳亂地整理衣服,看他的模樣便知道他並沒有穿過這種 類型的衣服,他的衣領滑落到肩膀,看起來十分誘人。 范統臉上有些紅暈,頭微低下來看起來像個重頭喪氣的小女孩似的。 見狀,暉侍忍不住輕笑,伸手幫忙整理衣服。 暉侍的動作讓范統微微愣住,他的動作使他們的距離瞬間貼近。 暉侍的雙手仔細的整理皺褶的衣服,雖然隔著衣物,但依然能感覺到從他身上傳 來的溫度。 他的動作十分溫柔,想獨自擁有。 范統的臉上出現了微笑,不過他自己本身應該不曉得。 對范統來說這段時間變的十分漫長,雖然漫長,不過感覺十分溫暖。 不知何時,這個動作已經停止,但是那份溫存依然存在。 暉侍帶笑深深地看著他,伸手捧起他的臉,在他粉嫩的臉頰上偷個香。 當下,范統臉上的溫度瞬間上升,微微低著頭。 『呵,你真是可愛呢,我們走吧。』 暉侍笑笑的摸摸他的頭,牽起他的手出門去。 一路上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著,看起來十分輕鬆愉快。 在出門前,天色已漸漸暗下來,過沒多久的時間,就陷入漫長的黑夜。 夏日的夜裡,微風吹拂臉龐,感覺十分舒爽。 『唉,時間好像來不及了,我們用跑的吧。』 暉侍輕說著,接著便加快腳步,但手依然緊握著范統。 漸漸的,路上的行人多了起來,一切的景物都是如此熟悉,雖然熟悉,但也 感覺有幾絲陌生,心中感觸有些複雜。 過斷路,明亮的燈光亮起照應入眼裡,清澈的鼓聲傳入耳內,一聲聲進入他的心 房,陌生的感覺已經消失,取代的心情轉成疑惑,他不明白為什麼他會知道這裡? 暉侍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輕靠在他的耳畔說:『呵…因為我想更靠近你阿,所 以看了你以前的記憶,其實范統你很想來這對吧?』 范統愣一下,才明白為什麼當時他會這麼問,頓時心中充滿著感動和無法用言語 的情感。 暉侍看著他豐富的表情,便了解他已經知道所有的來龍去脈了,暉侍眨了眨眼, 偏頭思考了一會兒,帶笑說:『那范統,我們現在先要去玩什麼呢?今天我們一 定要把這裡玩遍 「唔…那先去玩套圈圈好不好?」 他指了指不遠的一個攤位,眼神帶著幾分孩子氣。 見狀,暉侍爽快的應好,兩人相視而笑,快步走去。 到的同時,暉侍便開口先和老闆買了一桶來玩,由於他並沒有玩過這類的遊戲, 所以讓范統來示範一次。 范統抱著桶子,準備好手上的圈圈,也鎖定好目標,用力丟,結果大家都知道… 當然沒中,依他那衰小的運氣他有可能丟中? …… 我甚麼都沒說★(你去死#) 『這看起來挺簡單的,我來試試看。』 剛剛范統在扔時,暉侍一臉認真的看著每個步驟,接著辯說出要玩的要求。 「欸?你不確定你會玩?」 喔,這句話怎麼好像相反或不相反都可通? 基本上意思不就是問說到底會不會玩? 這樣還翻成兩版真的煩死人了我說。 『阿,凡事先試試再說嘛,What do you think,Mr.范統  ?』 「……你給我去活,要玩就快去玩,再給我說一句國語試試看。」 這樣的話究竟……其實一直有在想我到底為什麼沒發瘋? 是因為我毅力過人,還是我本身就性格扭曲?…可惡!!!為什麼我最近的想法 越來越暉侍!果然人相處久了性格也會越相近嗎? 那我是不是要考慮跟他隔離一下以策安全? 我的廢話真的越來越多了… 『嗯,我本來就說國語,給我吧。』 你說國語我知道,但是你根本不能溝通阿渾蛋! 所以你究竟要不要玩?不玩我們就回家去!!! 「你慢一點好不好!!!」 煩欸,慢一點我就自己回家去我跟你說。 『嗯,好。』暉侍微瞇眼,來來回回看著上面成列的獎品,接著,快速射出三個 圈圈,當然,全部中了。 靠!!!居然全中是哪招!一次丟三個又哪招!!! 這怎麼做到的,究竟!!! 『阿,范統這挺簡單的阿,那我就繼續玩囉。』 據說在他們離開之後,老闆就慌張的收攤,因為他們已經把獎品都贏走了。 接下來不管兩人走到哪個攤位,老闆皆面露驚恐,不肯讓他們玩。 暉侍有些無奈的看著范統,後者回以眨眼,說:「廟會又不是只有玩嘛,那我們 不去吃些東西。」 暉侍應了一聲,兩人便前往最靠近的攤子開始吃些東西,沒過多久,就吃的很撐 了。 在這段時間裡,來往的人潮增加了。 即使並肩行走,也不免會走散。 『抓緊我的手,別放開。』 暉侍微提高聲量對著范統。 這句話讓范統呆住了,因為它是那麼的熟悉,暉侍的身影漸漸的與范統的爸爸的 身影重疊,一切常景就如往常,但不同的是不斷留下的眼淚,這眼淚並不是因為 悲傷而流,而是因為感謝。 感謝暉侍可以幫他找回原來已淡忘的回憶,感謝他為他做的一切。 其實暉侍在他心裡的地位挺奇特的,他不知道那究竟是甚麼樣的感情,感覺蠻複 雜的? 他會不自覺地想依靠他,覺得只要有他就會十分的安心。 他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戀愛了…… 『吶,范統你怎麼哭了?是有什麼心事嗎?』 不知在何時,兩人已經離開了人群,到了安靜的河岸邊。 范統臉頰轉為紅潤,輕輕的搖著頭,頭隨即低了下去,像個不知所措的女孩似的。 暉侍若有所思的的盯著范統,唇微開像是想說什麼,但他最後並沒有說出口,空 氣中瀰漫著沉默的氣氛,這種氣氛持續了一段時間,最後由暉侍開口來緩和氛圍。 兩人走在河岸邊,吹著清涼的微風,感受著夏夜的美好。 『時間快到了,范統我們用跑的。』 暉侍忽然轉過身對著范統說著,下一秒他便抓起范統的手開始奔跑,范統 則是任由他拉著他奔跑,這次倒是沒有跑很久,跑了一小段便停下來。 范統有些疑惑的望向帶著他奔跑的人,後者回以一個微笑。 突然間,響亮的聲音傳到耳邊,看向天空,燦爛花火映入眼內,原來在遊玩的人 也皆抬起頭發出驚呼聲,每個人臉上帶著驚奇和興奮,他心想,真希望時間聽留 在這一秒,直到永遠。 『范統。』暉侍輕聲開口,手一邊輕拉范統,讓他跟他面對面。 『我喜歡你。』暉侍已十分認真的表情看著范統,兩人四目相交,范統現在 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臉一片燒紅,他很想直接答覆他,但又怕詛咒會破壞。 范統踮起腳尖,嘴唇輕輕的蓋上暉侍的唇,手勾著他的脖子。 暉侍身體微微一顫,似乎被他的主動嚇到了,隨後他露出微笑,加深這個吻,讓 這個夏日慶典有了個完美的結束。 不知從何時起,愛上了你的微笑。 不知從何時起,沉迷於你的微笑。 不知從何時起,想守護你的微笑直到永遠。   『最初から君を好きでいられて良かった。』              END 後記: 喔,因為這是連續的所以我後記還是全刪(乾喔#) 呃然後全刪了我就不知道要說了OAO(敢說) 總之就是桶子跟H4的愛情故事ˇ(才不是) 然後如果看過這篇孩子不要懷疑是同一個人寫的喔ˊˇˋ(欸) 這首是會長的fireflowerˇˇˇ 那句的意思是當時能遇見你真的事太好了ˊˇˋ 神曲!!!!!!!O//A//O(閉嘴) 然後下面有微字就繼續看這樣ˊˇˋ(笑) 【特別】 不管在哪方面來說,你都是最特別的。 【平凡】 雖然你長的很平凡,但我還是愛你。(這什) 【少根筋】 個性挺少根筋的,很可愛ˇ(?) 【符咒】 基本上有阿噗,符咒應該可以丟了吧? 【夜晚】 嘛,晚上了? 那我要吃范了(微笑)←(被扭曲的微笑)(硍) 【花園】 ……?不要一起賞花的意思OAO? 【武器】 阿噗不在手,安心擁有。(???) 【弟控】 這個詞根本不是為暉侍而創。(肯定句) 【神】 為什麼又是狗? 【皇帝】 請問是再說西方成那個纏人的,還是東方成這邊這個美少年?(瞬間被珞侍秒) 【米飯】 『放在范統裡?』 「……你去活。」 【人妖】 「硃砂不回來了?」 『那個,請問他是哪一位?』 【僕人】 『阿,那個不是之前的那個A片?』(泉姊寫情人節賀文的梗表示) 「你的腦究竟是怎麼了?」(這句正常)(?) 【主人】 『你是我醫生跟隨的主人。』 「…你慢點去醫院好嗎?我幫你掛號。」(到底) 【嬌羞】 『范統就像嬌羞的花(?)一樣。』 「…爸爸我遇到變態了!!!」(靠) 【女王】 『死了?』 「……。」(據說太煩了所以直接無視)(究竟) 【腹黑】 『腹黑的小孩是可愛的ˇ』 「(★˙ω˙)ノ」←(沒人懂) 【天然】 『天然呆甚麼的我也接受喔ˇ』 「我真的不可以搬家嗎?」(作者表示:不行。)(?) 【呆蠢】 『范統跟呆蠢可以寫等號喔。』 「你給我住嘴!」(理智斷) 【純真】 『這詞跟我沒有甚麼關係?』 「絕對沒有關係。」(兩人難得意見一樣)(???) (我相信太太們分得出來哪裡是范統哪裡是暉侍)(茶) (最後面是兩人一起這樣w)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