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乂(・∀・`q)

關於部落格
寢栗本命( ´ω`〃)歡迎搭訕加噗噢(´・ω・)
  • 180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  赤黑  浮萍  (赤司征十郎X黑子哲也)

 
 
尚未破曉,天邊依舊昏暗不明。
混合著土壤那股清麗的香氣,可得知昨夜雨勢並不薄弱。
隨河水任意漂流,碰巧靠岸相連結的浮萍,此時此刻,相依為命。
 
 

 
窗外飄起朦朧細語,滴滴落於窗口,進而凝結雨珠滑降,現今正值
天氣不易放晴的夏季。
雨聲一聲聲響於男人腦中,在台上賣命上課的師長,這時也十分理所
當然的成為耳邊風,事實上,他選擇聽或者是不聽,對於他來說並沒有
任何差異,只要回家稍微讀過,成績還是會穩如泰山地保持第一,相對
而言,他來到學校也只不過是義務性的性質罷了。
 
 
 
絕美而帶有壓迫感之雙瞳,此時也將注意力轉換於外,對於一般人
來說,只要來到梅雨季,情緒就會不由自主低落、悶悶不樂,儘管
如此,在男人視角看起來卻有不同的看法,陰暗而混雜點灰的雲朵,搭
配上晶瑩剔透的雨水,那實在是難得一見的美景,他是如此認為。
話雖如此,在今日,卻使他生起一絲不耐,不由得開始思索起原因,左思
右想了一番,依然無法得知,也就不再追究,因為實在是沒有什麼意義。
 
想到此,下課鐘聲也響起,偏頭,雨勢又稍加變大了些。
 
 
踩踏沉著的步伐走下樓,走向鞋櫃前,開始變換皮鞋,途中,聽見不少
瑣碎的聲音說著不曉得該如何返家,接著不出男人所料提出要否一起走
回家之言,抬頭一看,面容上皆帶有溫暖得微笑,十分幸福,那試男人一
直以來從未感受過的,他總是獨自一人,不管是在什麼事物上,臉上就算
帶有笑意,那也只是用來諷刺他人,想著想著,心情不由得更加煩躁了些。
 
 
走往屋簷下,準備撐傘盡快回家,這時,一句令人聽了匪夷所思的話語
卻湊巧進入男人耳內。
「剛才妳是不是撞到了什麼?可是那邊沒有人阿…」

兩位女子心中雖尚明瞭事情的來龍去脈,但內心可能以認定是遇上不乾淨
的東西,落荒而逃。
 
男人朝女子所說的方位看去,一抹淡藍色映入眼內,不加思索就可得知
那兩人誤會了,眼前的少年只不過是過於不顯眼罷了,平淡的神情看似沒
有任何事物發生,但仔細觀察,便會察覺他的眉頭微微皺起,嘴也微開
啟,一副欲言又止的感覺,但最終還是沒能說出,看似有幾分困擾。
 
男人站於旁看,不由得對這位少年感到一絲興趣,對於他來說,可以說
是罕見,眼神再次定焦於少年,發現他似乎也忘記攜帶雨具,準備沉默
等待這場漫無止境的雨停止,更加稀罕的是,他竟然想幫助他,不管說給
誰聽都不會有人相信,何況連自身也無法理解。
 
但,說什麼就是不能放心將他留在這,僅此。
 
「你沒有帶傘?要一起回家嗎?這場雨短暫時間是不會停止的。」
突如其來的聲響讓少年有幾分吃驚,隨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向左向右
盼望,指了指自己身上,像是再確認他自己有無聽錯一般。
 
這種舉動使他有些好氣好笑,因為這裡已經空無一人。
 
「當然,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人在?」
對眼前人給予一抹輕笑。
 
少年眨眨眼,陷入短暫思考,接著便點點表示同意,主動拉近彼此之間的
距離。
 
「那就走吧。」撐開傘,緩慢前進。
兩人並肩而行,為了防止少年淋濕著涼,他將兩人身子更加縮近了些,經
由過份貼近的衣物,可以感受身旁人的體溫,不由得感覺溫暖。
 
「赤司君,謝謝你願意送我回家。」
一絲虛弱而透明的聲音從旁響起,聞言,赤司挑起好的眉型,回應。

「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想全校應該沒有人會不知道才對吧?畢竟帝光籃球部是所有人茶餘飯後
的話題阿。」
十分理所當然得回答,有如陳訴事實般,事實上倒也沒錯就是了。
 
淡淡一笑,他果然很有趣。
 
「那麼,要不要加入我們呢?」
雖然是以輕鬆的語氣祝福著,卻又不是任人當成玩笑的口吻。
 
聞言,少年明顯愣住。
「我的運動細胞很差。」
 
「那又如何?只要經由訓練,你驚成為隊上不容小看的力量,所以,好嗎?」
少年有些著急想回絕,但赤司的語氣卻是完全沒有打算讓人拒絕,有如帝王
一樣的威嚴,使他語塞,愣了一回兒,才點頭答應。
 
見狀,赤司勾起一抹笑容。
「那麼,你的名字是?」
 
「…黑子哲也。」
 
 

水灘上倒映兩抹身影,逐漸清晰浮現於上。
 
「哲也,你今天的表現很不錯呢,和大輝的搭配越來越順暢。」
鼓勵性質的微笑出現於赤司的嘴角,但是卻又有幾分說不上來的危險感。
 
「可是呢──這樣讓我有幾分吃味呢,你說該如何是好?嗯?哲也?」
微微一笑,一副錯皆在別人身上。
 
眉頭皺起,回覆。
 
「只不過是一般的互動而已阿,有什麼好吃味的?」
淡淡說著,但一旁人卻沒應此改變態度被說服,依然保持笑淡笑,瞥了他一眼
,嘆了口氣,面露麻煩,迅速吻上他的唇瓣。
 
「這樣可以了嗎?征十郎。」
硬是扯出一抹笑容,使身旁人忍俊不住笑了出來。
「走快點,不然我就撐自己的傘走囉。」
賭氣般將臉轉向一旁,面容上其實早已帶著微笑,只是不願被他看見
而已,只因十分清楚戀人個性,使他再度笑出聲,歡樂氛圍,使人流連忘返。
 
 
 

 
滂沱大雨,徹底淋濕兩人並不健壯的身體。
 
「…為什麼?就這麼想離開我身邊?」
呆然。
 
「對不起。」
抿唇,眼眶中的淚再也忍不住,宣洩而下,轉身,背對,奔往遠方。
 
驚愕地站於原地,手中的退部申請單早已掉落於水窪中,漸漸浸於水中。
 
 
淚流成河。
 
 

 
相依彼此的浮萍,這時因水流而沖散,它們的相遇,有如萍水相逢,只不
過是場偶遇,一期一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